疾控家园's Archiver

左手天堂 发表于 2005-5-12 19:49

刹那芳华,却名永恒(转载)

<P><FONT face=宋体>“我联合国人民同兹决心,欲免后世再遭今代人类两度身历惨不堪言之战祸,并为达此目的,用是发愤立志,务当同心协力,以竟厥功。”
     ——联合国宪章
  这是人类历史上最宏大的战争,最震撼人心的史诗。在这个时代,无数的英杰智士为了国家利益,不惜牺牲他人的生命以铺就坦途,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以献祭理想。
  募然回首,往事如烟。曾经的史篇随风飘逝,看纸灰化蝶漫天扬舞,于中撷取十枚碎片,是血泪在那一瞬交错,愿时间在那一刻凝固,刹那芳华,却名永恒。</FONT></P>
<P><FONT face=宋体>(一) 鹰击长空
  “我希望,我们能拥有更多象您这样的人。”
       ——德国元首希特勒
  人类历史上曾有过这样年轻的英雄,骁勇的男儿吗?也许,二十二岁时率军远征,历十年之功开创横跨三洲帝国的亚历山大大帝,是他的前生吧!
  对于那些矢志要当世界头号王牌杀手的世界各国王牌飞行员来说,埃里希.哈特曼(1922-1993)一定是最让他们痛恨的人。这座几乎无法攀越的高峰,迫使哈特曼的后来者们无可奈何地永久生活在他的阴影下。
  自1942年11月首获战果始,至1945年5月德国投降止,仅仅二年半的时间,化为灰烬的352架敌机,燃烧着23岁的青年的勇敢的心。他被苏联人称为“南方黑色魔鬼”,机徽为黑色郁金香。
  <st1:chsdate Year="1944" Month="8" Day="27" IsLunarDate="False" IsROCDate="False" w:st="on">1944年8月27日</st1:chsdate>,空中之王哈特曼畅饮了第300杯美酒,由是获得德国空军的最高奖励――钻石骑士十字勋章,希特勒决定再次接见他。授勋时,元首只说了一句话:“我希望,我们能拥有更多像您这样的人。”
  定格瞬间:在接见前发生了军官叛乱,安全措施异常严密,哈特曼被要求在晋见前交出配枪,他拒绝了。年青的狮子骄傲地昂起头来,“请告诉元首,若他对自己的前线军官都不能信任的话,那我就不要勋章了”。
    
  还记得那支空战史上空前绝后的第52战斗机联队吗?在这个堪称所有时代的传奇之中,闪耀着的那些璨灿的星辰。还记得这些人:真诚坚贞的指挥官二号王牌格尔哈德·巴克霍恩,战果301架,在负伤住院时曾微笑着告诉哈特曼,“小狮子,现在没人妨碍你了。”冷漠高傲的三号王牌G.拉尔,战果275架,曾经脊椎骨断成三截、下身暂时瘫痪的他,以超人般的毅力和斗志,重返蓝天。在世界空战王牌的前十名中,这支联队拥有五席。</FONT></P>
<P><FONT face=宋体>(二) 决意今朝
  “我们将在海滩上作战。我们将在着陆地作战。我们将在田野和街道中作战。我们将在山区作战。我们,决不投降。”
       ——英国首相丘吉尔
  <st1:chsdate Year="1940" Month="5" Day="10" IsLunarDate="False" IsROCDate="False" w:st="on">1940年5月10日</st1:chsdate>,那个昏暗的早晨,绥靖者张伯伦辞去首相一职;那片阴沉的天空下,丘吉尔站了出来。
  国内是恐慌困惑的民众,国外是一统西欧的强敌。没有朋友,能看到的只是奉行中立的美国,冷眼旁观的苏俄。黑云压城城欲摧,难道说,九百年来英吉利不可征服的神话,在这一代人手中就要成为历史了吗?听说希特勒对英国只想进行“有绅士派头”的战争,可以像法国一样屈膝吗?
  不!“敦刻尔克撤退和法国沦陷之后,希特勒自然想当然地认为:英国会明白的,会屈服的。但是,希特勒没能考虑到英国人民和温斯顿·丘吉尔。丘吉尔是马尔伯勒公爵的后代,伦道夫·丘吉尔勋爵和《纽约时报》前业主的女儿珍妮·杰罗姆的儿子,一个天生的战士和持异见者。”
  定格瞬间:<st1:chsdate Year="1940" Month="5" Day="11" IsLunarDate="False" IsROCDate="False" w:st="on">1940年5月11日</st1:chsdate>,丘吉尔前往国会,以其特有的胆识和果断,向议员们向英国全体国民向全世界发表了那篇著名的演说。这是年老但雄健的狮子的咆哮声,“我们将在海滩上作战。我们将在着陆地作战。我们将在田野和街道中作战。我们将在山区作战。我们,决不投降。”
  那张注定要流传后世的相片上,那位叼着雪茄眼神凶猛不怒自威的倔强老者。

(三) 马鸣风萧萧
  “FREEDOM!”
     ——威廉.华莱士《勇敢的心》
  这是人类战争中空前惨烈的一幕,这是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围歼战。
  基铺的风花雪月荡然无存,即使数十年后捧卷泛读,杀伐之气仍跃然纸上。字里行间,雪白血红,始终跳动着的,是一颗不屈的俄罗斯之心。
  1941年8月,德国最高统帅部决定,由中央集团军群和南方集团军群遂行基铺会战,目的是合围乌克兰地区的百万苏军。苏军总参谋长朱可夫,苏联西南战区司令布琼尼先后提出后撤以保存有生力量的建议,未果。
  <st1:chsdate Year="2005" Month="9" Day="16" IsLunarDate="False" IsROCDate="False" w:st="on">9月16日</st1:chsdate>,古德里安与克莱斯特会师罗赫维策,彻底钳断被围苏军退路。自此,德军发起围歼作战。困守在袋形阵地的苏军拼死抵抗,在无燃料又无弹药的情况下,端起刺刀整团整营地向德军的坦克、大炮发起多次勇猛攻势,力图突破包围向东撤退。血肉之躯终究不敌钢铁,以步兵和骑兵为主的苏军在德国坦克面前,成千上万地死伤。<st1:chsdate Year="2005" Month="9" Day="20" IsLunarDate="False" IsROCDate="False" w:st="on">9月20日</st1:chsdate>,基铺城被德军攻占。同日,德军生力军赶到并投入战斗。<st1:chsdate Year="2005" Month="9" Day="26" IsLunarDate="False" IsROCDate="False" w:st="on">9月26日</st1:chsdate>,基辅会战结束,苏军总损失不下百万。
      
  定格瞬间:1941年9月中下旬的某一天,遮天的阴霾下,辽阔的草原上,数万名混乱的苏联骑兵部队自发地拔出马刀,端起马枪,呐喊着,疯狂地向东,向着自由的东方,突进!向着冷漠的德国战车,向着冰冷的钢铁装甲,冲锋!不成建制的骑兵军,与严阵以待的坦克军,结果早已注定。冲天的厮杀声中,响彻云霄的彷佛只是那一句“乌拉!”
  这只是许久以前我看到过的一个片断,却铭记至今清晰如昨。
  “俄国虽大,我们已无处可退,后面就是莫斯科!</FONT></P>
<P><FONT face=宋体>(四) 血肉长城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把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
     ——中国国歌
  万家岭,1938。
  一寸河山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
  是年8月,中日开始武汉会战。战至9月,双方伤亡惨重,战线胶着。冈村宁次侦知南浔路与瑞武路之间中国守军兵力薄弱,遂令休整中的第106师团从此空隙突入,以期打开局面。
  战斗力较差的106师团深入中国军队纵深,与友军联络困难,已成孤军,当面的中国军队将领薛岳决心捕捉战机,一举聚歼这支“奇兵”。大战在即,10余万国军开始在崇山峻岭中运动。
  <st1:chsdate Year="2005" Month="10" Day="4" IsLunarDate="False" IsROCDate="False" w:st="on">10月4日</st1:chsdate>,合围之势已成。截至9日,各部经过激战,大量杀伤敌军,特别是日军基层军官伤亡惨重,华中派遣军司令官畑俊六大将亲自组织向万家岭地区空投了200多名联队长以下军官,以加强力量,这在整个中国抗日战争中是绝无仅有的。同时,蒋介石命令薛岳,务必在9日24时前全歼该敌,作为“双十节”献礼。
  <st1:chsdate Year="2005" Month="10" Day="13" IsLunarDate="False" IsROCDate="False" w:st="on">10月13日</st1:chsdate>,日军增援陆续到达。国军逐次收缩,退守二线,万家岭之役结束。是役益坚我国人抗战信心,日军第106师团伤亡近万,几遭灭顶之灾,一个满员师团仅剩千余残兵。
  战况最激烈时,薛岳命令各部队选拔勇壮士兵组成奋勇队,担任先锋。苍山如海,残阳如血,上千名决死男儿一律饮过血酒,光着脊梁,在有限的炮火掩护下发动突击。烽火连天,血肉横飞,中国将士前赴后继,踏尸前进,血战竟夜,敌106师团防御阵地全线崩溃。
  定格瞬间:当第一名中国士兵将满是血污的战旗插在日军主阵地上时,劲风猎猎,伤痕累累,他回首望向山下无数的殉国英灵,心中是何等的悲痛与自豪!
  
  “如果我们不去战斗,敌人杀死了我们,还要指着我们的骨头说,看哪,这就是奴隶!”

(五) 神风碎樱
  “人间五十年,去事恍如梦幻。天下之内,岂有长生不灭者!”
       ——日本大名织田信长
  所谓“神风”,原指1274年和1281年两次摧毁元世祖忽必烈派到日本的舰队的大台风,使日本免遭入侵,日本人认为这是神的旨意。
  1944年10月,日本第一海军航空兵司令大西中将着手组建飞行员部队进行敢死冲撞攻击,名为“神风特攻队”。<st1:chsdate Year="2005" Month="10" Day="25" IsLunarDate="False" IsROCDate="False" w:st="on">10月25日</st1:chsdate>,自愿参加的第一批神风队员22人在三处分别发动特攻,队长是关之雄大尉,战果可观。
  由是,神风愈刮愈烈。许多年青的飞行员自愿参加神风特攻队,在帝国最后的岁月里,闪耀着忠贞的血性之光。到日本投降时,日本帝国海军里总共有2519名士兵和军官以这种方式丧生。
  1945年8月15日,在日本宣布投降后几小时,日本第5海军航空兵司令、联合舰队前参谋长宇垣缠中将身着整洁的将军制服,摘下所有的勋章,对部下说:“我就要起飞去冲绳,向敌人进行冲撞攻击,有愿意跟我一起去的请举手。”结果举手的志愿人员竟比当时可能作战的飞机还多,最后的8架飞机起飞,一去不回。
  那天黄昏,最先提倡这种战术,此时已任日本海军参谋长的大西大将留下遗言:“献给我已失去的部属的英灵。我对他们英勇的行动表示最大的感激,谨以死向这些勇敢的人和他们的家属表示歉意。”随后,他剖腹自杀。
  定格瞬间:宇垣缠进入机舱时,狭窄的空间内已有一名志愿者。这名军官严肃地向他抱怨道,“将军阁下,这太挤了,不符合您要求我们遵守的空战条例。”一直以严厉著称的宇垣将军抱歉地笑了笑,温和地说,“对不起。不过,不会有下一次了。”
      
  我如朝露降人间,和风樱花随春谢。四十九年一朝梦,一期荣华一杯酒。</FONT></P>
<P><FONT face=宋体>(六) 钢铁洪流
  “美国将成为所有民主国家的兵工厂。”
       ——美国总统罗斯福
  如果我们的敌人有钢铁般的意志,那我们就有熔化钢铁的力量!
  1941年底,美国正式卷入二战,此时举国军力甚弱,陆军仅数十万国民军,海军实力还不及当时的日本。
  1945年8月,战争结束时的美国拥有1200W军队:在步兵方面,是戴钢盔持冲锋枪代表着当时最高生产力与科技力的钢铁之师;在坦克方面,仅44年一年就生产了二万多辆;航母建成及在建141艘,军舰一千多艘,比所有其他国家的海军加起来还强大;在飞机方面,在战争期间共制造了28万架飞机,而日本在六年时间里仅制造了七万多架。
  最可怕的是:这一切变化都只是在三年半的时间内完成的。
  1944年时,所有的参战强国,都达到其国力所能承受的极限水平,导致了对工业的破坏、财政收缩、资源枯竭(例如德国和日本),甚至是人力资源的干涸(例如英国和苏联);除了美国,其经济自从开战以来一直呈现出强劲的持续增长。到1945年,美国经济才开始进入‘饱和’状态,此时其国民生产总值已经超过全球总量的一半!
  在席卷欧亚的钢铁洪流前,人类力量的巅峰于是呈现。当自由女神的手上,不再捧着圣经,而是执着世上最锋利的剑时,所有的人们,无不敬畏地仰视,那有如太阳神阿波罗降世时的眩目光辉。
  定格瞬间:<st1:chsdate Year="1945" Month="5" Day="16" IsLunarDate="False" IsROCDate="False" w:st="on">1945年5月16日清晨5时30分</st1:chsdate>,世界上第一颗原子弹在美国新墨西哥州的沙漠地区爆炸成功。在新时代的开幕式上,无论对与错,善与恶,是由美国人点燃了火炬。
    
  美利坚是一头盘旋于美洲的雄鹰,但一旦因愤怒而展翅,它的左翼将笼罩亚洲,右翼将笼罩欧洲。

(七) 命运悲歌
  “如果我们为命运女神所抛弃,如果我们从此不能回到故乡,如果子弹结束了我们的生命,如果我们在劫难逃,那至少我们忠实的坦克,会给我们一个金属的坟墓。”
         ——第三帝国《装甲兵之歌》
  1944年1月。东线。“切尔卡瑟钢铁口袋”。
  <st1:chsdate Year="2005" Month="1" Day="28" IsLunarDate="False" IsROCDate="False" w:st="on">1月28日</st1:chsdate>,以苏联近卫第5坦克集团军为首的精锐部队完成了对卡涅夫突出部德军的合围。德军两个军近6万人被困,其中唯一的装甲师是著名的武装SS“维京师”。自<st1:chsdate Year="2005" Month="2" Day="10" IsLunarDate="False" IsROCDate="False" w:st="on">2月10日</st1:chsdate>至<st1:chsdate Year="2005" Month="2" Day="15" IsLunarDate="False" IsROCDate="False" w:st="on">2月15日</st1:chsdate>,前来增援的德军与坚守的苏军激战连天。包围圈内外的德军仅距离不到<st1:chmetcnv w:st="on" UnitName="千米" SourceValue="10" HasSpace="False" Negative="False" NumberType="1" TCSC="0">10千米</st1:chmetcnv>,但是这最后几千米的路程,对外围业已精疲力尽的帝国军人而言,是无论如何也走不完的。
  包围圈中,最高指挥官是施特默尔曼将军。这位典型的日耳曼军官,一直在整编部队,保持士气,顽强抵抗。此时他收到了曼施坦因元帅无奈的电报:救援部队力量已耗尽,你部只能自行突围。
  随后苏军派来了劝降使者,心情沉重的施特默尔曼尽可能丰盛地招待了他。这名苏军中校严肃地要求,“将军,请下令放弃无谓的牺牲吧——如果您和您的士兵们还希望见到心爱的家人的话。”将军微微地笑了,“抱歉,但我想这不符合日耳曼人的性格。”他笔直地站起来,“中校先生,让我们战场上再见吧。”
  将军下定决心,自行突出重围。
  <st1:chsdate Year="2005" Month="2" Day="16" IsLunarDate="False" IsROCDate="False" w:st="on">2月16日</st1:chsdate>,暴风雪夜。被困德军丢弃了所有辎重,含泪放弃了两千余名重伤员(在东线,无论苏德都没有收容敌方重伤员的习惯)。施特默尔曼将军布置好突围措施后,平静地对部属说:“我将与后卫部队在一起,兄弟们,包围圈外见。”部属们默默敬礼,因为谁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五万五千名德军以维京师为先头,开始出发。骄傲的维京尖刀捅开了缺口,被围德军在<st1:chsdate Year="2005" Month="2" Day="17" IsLunarDate="False" IsROCDate="False" w:st="on">2月17日中午</st1:chsdate>冲到格尼洛伊提基河边,援军就在彼岸——但是,面前没有桥,也没有船;而身后和两侧,是源源不断涌来的苏军集群。军人们自发组织分工,维持秩序,三万五千人在浅水区成功渡河。
  尽管后卫部队殊死抵抗,但强大的苏军仍切断了缺口,没来得及渡河的还有两万多德军。他们在冰凉的荒野中,没有任何重武器,又累又饿。苏联将军对此的指示是:“我们已经给过德国人不止一次投降的机会了,既然他们不珍惜,那么,小伙子们,尽情地攻击吧!”
  定格瞬间:战后,苏军打扫战场时,在战况最激烈的高地上发现了施特默尔曼将军血迹斑斑的尸体,手里紧紧握着一枝步枪。在他的上衣口袋中,有一张泛黄的照片,上面是一位甜甜笑着的可爱的小女孩。这个高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维京师的后卫营——负责在此阻击的这支小部队,以尽数战死的代价,换来了大量同胞的生还。
  苏联人默然良久,最后以军礼安葬了这位从容倒下的德国将军。
        
  “天空依然阴霾,依然有鸽子在飞翔,谁来证明那些,没有墓碑的爱情和生命,雪依然在下那村庄依然安祥,年轻的人们消逝在白桦林……”</FONT></P>
<P><FONT face=仿宋_GB2312><FONT face=宋体>(八) 帝都落日
  “八格!我已经老了,但你——你们,必须为了国家活下去,建设日本的未来!”
        ——日本陆相阿南惟几
  1945,8月。日本穷途末路。
  是月9日,“六要员”紧急会议。3V3,分裂为主战主和两派。
  在随后的六天中,大和民族的精英们陷入了空前的混乱和彷徨,难道,骄傲了一千六百年的菊花皇徽,万世一系的神圣家族,就要向翱翔于另一块大陆上空的鹰隼,可耻地屈服吗?
  身为典型的日本军人,阿南惟几堪称所有旧帝国中悲剧性高级将领们的楷模:忠诚英勇,公正廉明,固执刻板,珍惜荣誉,深受部下爱戴,绝对服从圣谕。阿南主张“一亿玉碎”,决心抵抗到底。在部下假其名义发表的“告全军将士书”中,鲜明体现了他的性格:维护神州圣战,坚决进行到底。全军将士纵令啮草嚼土,伏尸荒野,亦须断然奋战,直至最后一人。
  <st1:chsdate Year="2005" Month="8" Day="10" IsLunarDate="False" IsROCDate="False" w:st="on">8月10日</st1:chsdate>,最后时刻。
  天皇裕仁召开帝国会议,在重臣们激烈的急论声中,宣布接受波茨坦宣言。这是自幕府时代以来没有过先例的。
  聚集在军部的少壮军官们,愤怒地围着他们敬重的长官,指责他背叛了为国家浴血牺牲的人们。有人大声地吼道,“是我听错了吗?将军,难道一直以来要求我们死战到底的人不是您吗?”阿南脸色苍白,“这是陛下的圣谕,皇军必须无条件服从。”他把配枪丢在地上,用手拍着自己的平头,“如果有人要抗旨,就先开枪打死我。”
  <st1:chsdate Year="2005" Month="8" Day="15" IsLunarDate="False" IsROCDate="False" w:st="on">8月15日凌晨</st1:chsdate>,日本宣布投降前,阿南惟几切腹自杀。
  定格瞬间:在阿南要求部属服从圣谕时,表示自己不会接受投降的耻辱。诸多军官站了出来,请求与敬爱的将军一同殉难,领头者是井田大佐。阿南狠狠地打了他极为器重的井田一个耳光,“八格!我已经老了,但你——”阿南将军铁青着脸环视众人,那些坚毅的朝气蓬勃的面孔,“你们,必须为了国家活下去,建设日本的未来!”
    
  公元1970。日本用一代人的时间,坐稳了资本主义世界第二的交椅。这是偶然的吗?

(九) 相忍为国
  “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
   ——中国作家鲁迅
  不论在后人眼中,他脚下夺目的光芒是神迹还是魔坛,身后遮天的羽翼是墨黑还是洁白,然而,二十三岁时的毛泽东,曾有着这样的感慨:“大隈阁有动摇之说,然无论何人执政,其对我政策不易。思之思之,日人诚我国劲敌!感以纵横万里而屈于三岛,民数号四万万而对此三千万者为奴,满蒙去而北边动,胡马萧萧入中原,况山东已失,开济之路已为攫去,则入河南矣。二十年内,非一战不足以图存,而国人犹沉酣未觉,注意东事少。愚意吾侪无他事可做,欲完自身以保子孙,止有磨砺以待日本。”
  自公元一八九五以降,五十年间,东邻强而中国弱,敌无时无刻不无亡我之心,慎重者欲蚕食中华,狂妄者欲鲸吞神州。遥忆前辈先烈,地不分南北,人不论国共,抛头颅洒热血,矢志一心,誓死卫国,才得有今日我辈独立国民之地位。
  最可畏者,非日本激进少壮派,因为二十世纪初叶民族主义浪潮风行世界,强而小之日本,难以遽吞弱而大之中国;实乃稳健“蚕食”主义者,欲先满州,复蒙古,再华北,尔后西北外附,青藏独立,偌大中华,至此仅余江南十省,寸土谈何偏安,乞为南宋亦不可得,正所谓“战亦亡,不战亦亡”。
  国难当头,内忧外患,是非功过,安内攘外。诚如民国总统蒋中正所言:“和平未到完全绝望之时,决不放弃和平;牺牲未到最后关头,亦决不轻言牺牲。”何谓最后关头?平津二地!若拱手相让,则应古言“割地事秦,有如抱薪救火,薪不尽,火不灭”。燕云十六,民国岂可为后晋?亿众一心,男儿何不御外侮!
  定格瞬间:1944年3月,汪精卫病情恶化,赴日就医。日医拟订两套方案,一为“植骨愈合”,二为“自然愈合”,因汪年事已高,医生有意采取第一方案。熟料军部下令,决定采取第二方案。手术后一周检查,第二方案完全失败,此时重做“植骨”已不可能。汪日益痛苦,勉强维生。同年11月,四十年前漫吟“慷慨歌燕市,从容作楚囚。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的汪兆铭,凄凉死去。
  事后得知,军部之所以指令,是因为陆军某名大佐要做自然愈合疗法,“为确保手术的成功,限一两天内先做一次病理试验,无论何人均可列为试验对象”。就算身为“友善盟邦”的国家元首,也不能被主子当人看待。
      
  怀念那些人们,那些慨然浴血战死于淞沪的国军精华,那些草鞋赤膊阵亡于前线的川军将士,那些英勇顽强奋争于敌后的游击队员,那些拼命劳作负担沉重的工人农民。
  怀念——所有为国家默默无闻地工作、劳动、战斗、牺牲的人们,谨以此文,略表敬意!
</FONT>
</FONT></P>

纳凉秀水 发表于 2005-5-12 20:06

<P>时间不够就先感谢一下,左手天堂吧,</P><P>嘿嘿希望可以看到这样得美文来着。</P>

纳凉秀水 发表于 2005-5-31 22:50

<DIV class=quote><B>以下是引用<I>左手天堂</I>在2005-5-12 19:49:30的发言:</B>

<P><FONT face=宋体>“我联合国人民同兹决心,欲免后世再遭今代人类两度身历惨不堪言之战祸,并为达此目的,用是发愤立志,务当同心协力,以竟厥功。”
     ——联合国宪章
</FONT></P></DIV>
<P>当我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喜欢感叹一句:阿门

ak47chen007 发表于 2012-7-12 14:53

:victory::(

xiaozheng 发表于 2014-1-21 16:14

不明觉厉 不明觉厉

云水禅心 发表于 2014-6-14 08:46

所有为国家默默无闻地工作、劳动、战斗、牺牲的人们,谨以此文,略表敬意!:victory::victory::victory:

防柳男娜 发表于 2014-9-12 13:12

以下是引用左手天堂在2005-5-12 19:49:30的发言:
“我联合国人民同兹决心,欲免后世再遭今代人类两度身历惨不堪言之战祸,并为达此目的,用是发愤立志,务当同心协力,以竟厥功。”      ——联合国宪章
当我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喜欢感叹一句:阿门

防柳男娜 发表于 2015-1-20 14:51

募然回首,往事如烟。曾经的史篇随风飘逝,看纸灰化蝶漫天扬舞,于中撷取十枚碎片,是血泪在那一瞬交错,愿时间在那一刻凝固,刹那芳华,却名永恒。

页: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2  © 2001-2009 Comsenz Inc.